主页>> A生活节 >唯一愿望‧圆大马梦祥伯,生日快乐! >

唯一愿望‧圆大马梦祥伯,生日快乐!

发布日期: 2020-06-25

唯一愿望‧圆大马梦祥伯,生日快乐!(槟城20日讯)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说,他在75岁生日的唯一愿望,就是可以看到开明政治力量的重组,以拯救马来西亚并持守着一个团结、包容、中庸、民主和富裕的马来西亚的马来西亚之梦。他的70岁大寿也是在槟城庆祝,今晚他在生日献词中讲述了行动党过去所经历的高低起伏外,亦说出了他的生日愿望。“我要感谢我的太太梁玉治和我的家人7个孙子,特别是我的两个儿子、两个女儿和两个媳妇,冠英和玉清、慧敏、慧英、冠骏和Siew Swan在我过去半世纪为一个团结、和谐、多元、民主、开明和富裕的马来西亚斗争时给予我坚定的支持,即使曾经有困苦和艰辛的时候。”“我也要感谢马来西亚全民,无论是来自哪个种族、宗教或区域的,在过去半个世纪内支持这个斗争,让我们一起走在这个为马来西亚之梦斗争的旅程上吧!他说,2015年对大马是“可怕的一年”,而过去50天发生的事件却昭示着2016年对大马将会更加可怕。“就在1957年独立及1963年马来西亚成立后的第60年,马来西亚迷失了方向。”他说,在1957年独立的那段令人振奋的年代,这个国家的人民都是满怀期望和胸怀大志的。如今我们唯一的“成就”似乎就在贪污领域,大马在“2015年度最恶劣贪污丑闻”中名列世界第三、在透明国际2015年度贪污印象指数跌落四个名次,并面对着在10年内在该指数中被中国及印尼超越的风险。这场寿宴是林吉祥的4位儿女为他而设,受邀者包括昔日政坛的老战友,但不公开给媒体採访。根据了解,今年筵开96席,虽然媒体未受邀入场采访,但大部分记者都云集礼堂外採访盛况。林吉祥全家人在晚上7时15分到场时,媳妇周玉清浅绿露背鱼尾晚装成了众目焦点,吸引众人目光。根据了解,主宾有林老的老战友东姑拉沙里,但截稿时仍未见主桌名单中提到的羽坛名将拿督李宗伟夫妇。老同学字母诗贺寿根据记者取得的林吉祥生日献词,获悉他的老同学Michael Ong因病痛无法远行,却写了一首字母诗从坎培拉发电邮来祝贺他生日。Michael Ong在信中提到,“对我来说,你(林吉祥)的政治斗争就像和国家谈恋爱,这让我想起求学时期所学习过的一首情诗——Robert Browning的《浴爱人生》”林吉祥对此表示荣幸,“Michael这样说是对的。我在过去50年里所经历的高低起伏、考验和苦难都是一种爱情的表现——来自一名回应国家的呼召,去协助实现一个团结、和谐、民主、开明和富裕的马来西亚的马来西亚爱国之士,这样马来西亚可以凭着我们在多元族群、多元宗教、多元语言,以及多元文化的国家建设上的成功,和有能力在政治、社会经济和教育上获得世界级的成就,而成为世界的楷模。”林吉祥说,这些都是他在1959年高中五过后离开峇株巴辖高中的同学的抱负。“正是这一份呼唤,鼓动我结束在新加坡的记者生涯返回马来西亚,展开我的政治工作来实现马来西亚之梦。”“这是50年前的事。我的政治工作和民主行动党的寿命一样长。”老伴下厨煮长寿麵民主行动党顾问林吉祥今日75岁大寿,寿星公一早在家享用老伴梁玉治亲自下厨煮的长寿面,接受家人满满的爱与祝福。儘管因为天气不佳而抱恙,但林吉祥今晚还是庆生宴的主角,他将接受政治盟友及亲友的祝福。《火箭报》脸书于今早贴文“2月20日林吉祥生日,也是世界社会公正日”,并问网友有什幺要对林吉祥说吗?短短2句钟内便有近500个留言,多数网友都祝福寿星公身体健康、家庭幸福。林吉祥也发推文向所有恭贺者致谢。他邀请全民一起继续追求一个团结、和谐民主及进步的马来西亚。林吉祥幼女林慧英今日告诉《》,她与3位兄姐今晚在槟贵都酒店为宴厅为父亲庆生,宴开近90席。这是一场私人宴会,受邀与会者是亲朋戚友及父亲一些政坛老战友,所以并没有邀请媒体採访。她希望媒体朋友谅解,但媒体朋友可以在宴会厅外面拍照。她披露,父亲今天病倒了,伤风感冒咳嗽,应该是与最近时冷时热的气候有关。张念群脸书祝贺张念群也是火箭报总编辑的古来区国会议员,她在个人面子书贴文:“老大,生日快乐!感谢您为这个国家的付出,我们这些后辈唯愿可以一直跟随在您的身侧,向您学习。”张念群还说:“我27岁踏入政坛,首次出征大选。转眼间,这已经是我从政的第八年。我和几个同期出道的同志如潘俭伟、杨巧双常说,我们不知道自己会从事政治工作多久,可是可以肯定的,是不会像林吉祥这样把毕生都奉献给国家。”“可不是,老大将在星期六迎接他的75岁大寿,而今年,也同时是他从政50週年!是什幺样的毅力和决心,才能让他投入这幺多的岁月和精力?并祝林吉祥生日快乐。”贪污种族主义破坏国家建设林吉祥说,当他观赏电影《Ola Bola》时,最让他震撼的是,我们已失去在当年争取1980年奥运会足球决赛圈资格时,那份不单团结足球队,也团结马来西亚全民的国民团结、睦邻精神、凝聚力、并肩作战及合一的精神。他说,这也让他想起当我们在1950年代和1960年代统领世界羽坛时,所涌现的国民精神。“今天的马来西亚反而在种族和宗教上愈加两极化,并导致国家在每一个人类成就领域内的成就都非常低落。”他同意拿督纳西尔所说,贪污和种族主义已破坏了国家建设。或如前部长拉菲达所写,马来西亚人成群结伴去彼此家串门子的年代已不复返,我们的多元社会也不再彼此打成一片。‧2016.02.20